關于ZAKER 免費視頻剪輯 合作 加入
愛范兒 03-05

可口可樂、雀巢、康師傅紛紛「裸奔」,請別成為下個紙吸管

當我們從一排排飲料貨架走過,光鮮亮麗的包裝占據我們的目光。

隨手取下一瓶,我們對著瓶身標簽細細端詳,配料表、營養成分表、保質期等信息陳列其上,它們關乎安全與健康。

▲ 圖片來自:Unsplash

等到瓶子一整個投入垃圾箱后,為了收集到更多純凈的瓶身碎片,曾經一體的瓶蓋、標簽和瓶身又要在回收工廠「天各一方」。

如果所有飲料都褪去包裝呢?

當可口可樂、冰紅茶、礦泉水和我們「赤誠相見」,這會否對地球和我們都更好?

可口可樂、雀巢、康師傅都「裸奔」了

什么是「無標簽飲料」?

顧名思義,瓶身不再張貼帶有品牌 logo 和產品信息的標簽,這些信息主要出現在外紙箱等二級包裝上。

飲料瓶身往往是由可回收的 PET 制成,但標簽很少是,瓶蓋的材質也不相同,因此在回收過程中需要人工或機器分揀瓶身、瓶蓋和標簽。

▲ PET 瓶回收過程 . 圖片來自:Coca-Cola

去掉 PET 瓶的標簽,既能在生產過程減少對塑料的使用,又讓回收材料更加單一,減少回收工序。

這很重要,因為 PET 是回收率最高的塑料之一,每一個 PET 瓶都擁有漫長的生命周期,周而復始,循環往復。制造和回收高質量的可回收 PET 瓶,是各飲料品牌環保之路的一處關隘。

無標簽飲料在國內還是新興事物,「第一個吃螃蟹」的品牌是康師傅。

2 月初,它的兩款招牌產品——冰紅茶和無糖冰紅茶——上新了無標簽 PET 瓶版本,在官方飲品旗艦店按箱銷售,券后價格和常規版相近。

瓶身上只通過激光打印標注了產品名、生產日期,并強調「不單瓶銷售」。

▲ 圖片來自:小食代

差不多同一時候,雀巢在日本推出了無標簽 PET 瓶咖啡,以每箱 12 瓶的形式銷售,成分名稱等標識被印制在箱體。

▲ 圖片來自:nissyoku

以上不過新聞兩則,無標簽飲料在日韓市場并不少見,法國、泰國、香港地區也有一些。

日本的飲用水品牌 I LOHAS,法國的礦泉水品牌依云,韓國的碳酸飲料品牌 Seagram ’ s、飲用水品牌江原平昌水、運動飲料品牌 Toreta 都曾推出無標簽包裝。

▲ I LOHAS、依云、Toreta.

依云全球品牌副總裁 Shweta Harit 認為,無標簽是「剝離到最真實的形式,瓶子就像里面的水一樣純凈」,但也有品牌覺得,無標簽不等于只是將標簽取下,「似有還無」才是更高境界。

泰國礦泉水品牌 C2 的無標簽 PET 瓶,瓶蓋附有條形碼,產品信息壓印于瓶身,與森林中的鹿、雪地中行走的北極熊、天空中飛翔的鳥遙遙相望。

▲ C2. 圖片來自:worldbranddesign

可口可樂同樣意識到,「裸奔」不僅關乎環保,還要和設計較勁,好在伏筆早已埋下。

2021 年 11 月,可口可樂在韓國推出名為「Coca-Cola Contour Label Free」的無標簽 PET 瓶,分為經典可口可樂和無糖可口可樂,以 24 瓶 X 370 毫升的形式在線成箱銷售。

▲ Coca-Cola Contour Label Free.

「Contour 瓶」這一設計源于 1915 年,靈感來自可可果。在當時,它將可口可樂和一眾筆直形狀的瓶子區分開來,「就算是在黑暗的地方觸摸,也能知道是可口可樂」;100 多年后,Contour 瓶再次避免可口可樂「泯然眾人」。

這場無標簽熱潮并非一時興起,行業、政府、消費者都有自己所要扮演的角色。

日本在 2020 年修改了法規,允許所有承裝飲料和特定食品調味品的 PET 容器省略標簽,但必須有外部包裝(如瓦楞紙箱),且將回收識別標記直接刻在瓶上。

▲ 《凪的新生活》劇照 . 圖片來自:豆瓣

韓國環境部規定各小區從 2020 年 12 月 25 日開始逐步實施透明 PET 瓶分揀,到 2022 年安裝 4 種以上塑料分揀桶,倒逼消費者購買更易分揀的無標簽包裝。

只是在更廣的維度,無標簽飲料的聲量依然微弱,銷售渠道就是限制它的一道「命門」。

以我國為例,冰紅茶、可口可樂這類瓶裝飲料屬于預包裝食品,《食品安全法》第六十七條規定,預包裝食品的包裝上應當有標簽,標簽應當標明九大類事項。

所以,在國內,無標簽飲料尚不能用于普通商超、便利店等零售渠道,康師傅目前只在電商渠道試水。

▲ 韓國無標簽飲料出現在商超 . 圖片來自:adsalecprj

國外法規不一,但或多或少也有限制,依云主推的是法國、新加坡等地的酒店、餐館、接待場合,礦泉水品牌 Samdasoo 則計劃推出僅送貨上門的無標簽系列。

我們很少在國內看到無標簽飲料,產品也有待市場檢驗。

但當知名品牌帶頭將第一顆石子投入水中,我們可以更快看到它的漣漪去向哪里。

從標簽下手,反過度包裝

占據瓶身一隅的標簽,給了品牌將環保事業撬起的支點。

放眼望去,或為了減少塑料使用,或為了更好回收,許多環保行動同樣在標簽上做文章。

有的品牌選擇「減小標簽」,標簽仍能發揮作用,但又被去除了不必要的部分。

▲ 標簽不宜過大 . 圖片來自:Australian Council of Recycling

2018 年有報道稱,雀巢在北美水域的瓶裝標簽尺寸減少了 35%,每年節省近 3 萬公噸塑料和 4500 公噸紙張。

2020 年 4 月,三得利在日本上線限定版綠茶包裝,覆蓋瓶身的瓶簽被換成了瓶肩部的小標簽,原有標簽位置被招財貓和達摩占據,通透而清新的茶色盡收眼底。這款瓶裝綠茶的銷量同期增長了 50%。

▲ 三得利旗下的伊右衛門 . 圖片來自:JPDA

有的品牌設法采用更可回收的標簽材質。

PVC 是飲料標簽的常用材料,但它和 PET 瓶在材料密度上很接近,回收時不易通過簡便的浮選方式分開,焚燒還會產生酸性物質和有毒氣體。

因此,元氣森林從沒用過一張 PVC 標簽,它選用 OPS 收縮膜等材料替代 PVC,OPS 收縮膜的密度比 PET 要小,可以回收再利用,焚燒也不會產生有害氣體和污染。

或者,當標簽材質和大小都如往常,寥寥幾筆同樣可以「化腐朽為神奇」。

2021 年 9 月,可口可樂開始在瓶身標簽上提示「回收我」這三個字,用直白的設計和消費者對話,讓回收成為下意識的念頭??煽诳蓸分袊鴳鹇詡鞑ト藛T Karen 告訴愛范兒:

飲料瓶包裝是與消費者進行最直接溝通的媒介,可口可樂公司也希望通過可口可樂包裝這一每日觸達億萬消費者的媒介,生動傳達可持續發展號召。

還有別出心裁的巴西可口可樂公司,在 2018 年率先開發「通用瓶」,為多個核心品牌使用相同的包裝。唯一的區別在于標簽,且是 100% 可回收的紙質瓶標。

當地市民可在喝完飲料后將瓶子歸還到店鋪并換取獎勵,而通用瓶們又將在清潔和重新灌裝后踏上新的旅途,上一次承載可樂,這一次可能裝滿芬達。

通用瓶在被回收再造前,平均會被重復使用 25 次;2019 年,這個項目在巴西幫助可口可樂公司減少了 18 億個瓶子的生產。

以上種種圍繞標簽的巧思,直接或間接地實現了包裝減量。

標簽直指產品設計,對標簽的改動,符合了艾倫 · 麥克阿瑟基金會的「循環經濟三原則」之一:

從設計之初避免廢棄物和污染。

不僅是飲料行業該有「無標簽行動」,各種包裝都需要從設計入手,實現源頭減量。

不知你是否經歷,每逢佳節被月餅盒統治的恐懼;在拆快遞時,塑料薄膜、填充料和透明膠帶無處安身;化妝品盒內,多為填充物、海綿或硬紙隔斷;打開外賣,大袋套小袋,大盒裝小盒,有時甚至還能收到一個砂鍋。

▲ 兩顆紐扣電池是真正的商品 . 圖片來自:reddit/ iPattyR6

▲ 一份簡單沙拉包含這么多塑料 . 圖片來自:reddit / Suomi

消費行為具有社會性,在產品的價格、質量、功能之外,我們或多或少會關注包裝。除了保護產品的基礎作用,它帶來的審美需要、情緒滿足、階層歸屬等附加值,也往往為我們所需要。

但如果包裝過了度,所謂「羊毛出在羊身上」,費用最終還是會被計入產品價格之中,消費者實際得到的價值卻有限。過度包裝還會帶來更多「負外部效應」,耗費大量資源,產生多余污染,為整個社會帶來額外成本。商家為此內卷,但不會為此擔責。

而無標簽、縮小標簽、通用瓶這樣的輕量包裝趨勢,能夠抵抗過度包裝,讓產品回歸產品本身,將更多的價值返還給消費者。

品牌們看到了這一趨勢,希望在包裝設計的源頭,找到最佳的平衡點。雀巢中國工作人員 Sissi 接受愛范兒采訪時表示:

我們認為包裝的「視覺享受和情緒滿足」與「環境可持續」并不沖突。消費者對可持續發展的認知在不斷提升,希望購買的產品有更高質、更美觀、更可持續的包裝,這些因素結合起來推動著包裝工業的可持續發展。

若回收不積極,無標簽也無意義

輕量包裝還遠遠不夠,它只是冰山一角,它所仰賴的根基藏匿水下。

環保組織「綠色和平」曾提到一個很有趣的觀點:

塑料瓶的輕量化,也是發生在塑料瓶生產快速擴張的背景下的。

為回收行方便的無標簽,指向的核心問題依然是:這么多的 PET 瓶,是否真的進入了回收過程?

▲ 圖片來自:Laura Sullivan/NPR

這是以可持續為目標的公司理應回答的。

它們不應被標簽一葉障目,而要以全面的、系統的眼光看待整個環保事業,既重視設計這一來路,亦不忘回收這一歸途。

否則,無標簽 PET 瓶只是翻版的紙吸管,并非真正可持續,也影響消費體驗。

但現實并不樂觀,真正意義上的循環利用仍遙不可及。

根據環保組織 Zero Waste Europe 今年 2 月發布的最新研究,在歐盟市場,PET 回收率約為 50%,但其中只有 17% 被制成新瓶子,剩余 PET 皆被「降級循環」成質量較低的產品,如塑料托盤、紡織纖維、薄膜和捆扎帶。

▲ 圖片來自:Zero Waste Europe

原因之一是再生 PET 生產成本不低且質量不穩定,但食品級的塑料要求高?!钙康狡俊故歉咧祷?,「瓶到化纖」則主要是低值化利用。

這意味著,必須增加 PET 的回收率和回收質量。

另據 NPR 和 PBS Frontline 在 2020 年的一項調查,可能永遠不會有一種 100% 回收塑料的「經濟可行方式」。

一方面,石油和天然氣制成的原生塑料價格便宜、質量更好。石油行業每年生產塑料的收入超過 4000 億美元,他們不希望出現可以取代原生塑料的東西。

另一方面,今天的塑料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難分類,回收、分類和熔化再生塑料的成本昂貴;塑料在每次重復使用時也會因為降解而性能下降,重復使用的次數有限。

▲ 圖片來自:Coca-Cola

具體例子眼下就有一個。去年 11 月,可口可樂在韓國推出無標簽 PET 瓶的同一時間,它第四次被評為全球最大的企業污染源,因為它仍然大量依賴基于化石燃料的一次性塑料,PET 瓶回收率也不像它所說的那樣理想。

事已至此,生產者或受益者更要承擔起自己的責任——誰生產了商品,誰在銷售、利用商品中獲利,誰就應負責回收。

▲ 圖片來自:循環派

密歇根州立大學教授 Narayan 認為,與現存的 PET 作斗爭是我們不可避免的命運:

未來的流行瓶仍將是現在的 PET 瓶。但我們需要有能力收集它,回收它,再回收它。那就是未來。

具體到無標簽 PET 瓶,在消費者完成消費后,品牌要在回收環節付諸更多行動,才能夠真正實現無標簽的意義。

香港礦物質水品牌 Bonaqua,既推出了 100% 可回收的 rPET 塑料無標簽瓶,還規劃了它們的后續處理方法:

收集到的所有 PET 瓶交由廢棄物回收處理公司碧瑤,再運送至香港首家食品級 PET 塑料回收廠 New Life Plastics。

可口可樂計劃到 2030 年,收集和回收與所售產品相當的包裝量。成功的局部案例是,得益于高效的押金返還系統,可口可樂瑞典市場 85% 的 PET 瓶被回收利用了。

▲ 押金返還系統 . 圖片來自:Zero Waste Europe

加強 PET 回收率的辦法,還包括將有色瓶換為透明包裝、加強化學解聚等回收工藝、征收塑料包裝稅 ...... 哪怕只是由消費者自己將瓶子洗凈晾干再扔掉,也能讓回收過程更為方便。

然而,就像 NPR 所警告的,塑料可以回收,但我們不應對它的實際效果產生「不切實際的期望」。

推廣可重復灌裝的瓶子、鋪開可用自帶杯子的飲料售貨機等,是可以與回收 PET 瓶并肩而行的環保選擇。

▲ 圖片來自:MUJI

以上種種說明,無標簽還只是一個開始。如何讓 PET 更加循環?更多的經濟和技術障礙等待消除,PET 的設計、收集和回收都要做出系統性的改變。

在不遠的未來,當我們將無標簽飲料成箱買回家,它們冒著令人愉悅的輕盈氣泡,遠方的塑料垃圾仍然堆積如山;在將空瓶扔進垃圾桶的時刻,也有許多 PET 瓶在我們不看見的地方重啟新的一生。

以上內容由"愛范兒"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一起剪

一起剪

ZAKER旗下免費視頻剪輯工具

一起剪
財經新聞

財經新聞

財富解碼 縱橫投資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原創精品

查看更多內容
亚洲欧洲国产综合aⅴ无码